线上股票配资公司

超卓航科存款“失踪”后续:承认内控违规,公章U盾没管好

发布日期:2023-12-20 15:01    点击次数:188

专题:近6000万募集资金不翼而飞,超卓航科被立案调查 股民可索赔

  在遭证监会立案后,11月20日,超卓航科早盘低开,截至收盘,微跌0.72%,收报42.63元/股。

  此前,对于公司5995万元存款“失踪”,超卓航科在回复函中坦言,公司子公司上海超卓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超卓”)公章、法人章的审批、使用、登记流程存在登记信息不全等不规范情形;银行U盾的保管、使用存在脱离公司人员可控范围的不规范情形;募集资金使用和管理、披露存在缺陷情形等。

  与此同时,超卓航科因5995万元存款不翼而飞未如实信披、涉嫌擅自改变募集资金用途等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时被上交所、湖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面对监管层的“三箭齐发”压力,超卓航科实控人承诺将积极筹集资金,先行垫付“失踪”存款。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超航卓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908.60万元,这部分款项,已超公司去年全年的净利润。

  对于哪些人员参与此事,公司如何筹集资金垫付?11月20日,贝壳财经记者多次致电超卓航科,截至发稿暂无回应。此前,超卓航科相关负责人曾回应贝壳财经记者称,目前公司经营活动和募投项目一切正常,尚未受到上述事件影响,公司董事会将督促管理层积极配合警方及相关监管部门处理此事。

  4%的高息“诱惑”,存款变担保

  据超卓航科回复函,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增加资金收益,公司利用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向多家机构咨询保本型产品的收益情况。超卓航科投资部负责人通过其朋友结识了存款理财中间人孙某。

  经孙某介绍,银行在一季度末通常具有较大的揽储需求,孙某亦对接维护了多家能提供收益较高存款产品的银行,其中就包括招商银行南京城北支行(以下简称“存款行”)。公司决定购买存款行的存款理财产品。

  根据上海超卓(公司100%持股的子公司)与孙某的磋商,孙某对于该笔揽储金额向上海超卓承诺的年化利率为4%左右,其中1.55%的存款利息在存款到期后支付。公司及上海超卓与存款行、孙某未就该4%左右利率签署相关协议,未取得孙某和存款行的书面确认文件。孙某称会由相关方在一季度末之前将承诺上浮部分利息对应的金额转账至上海超卓账户。

  “鉴于公司获悉的同时期其他银行季末揽储业务利率水平均高于市场一般利率,而孙某所称存款行承诺的利率略高于平均水平;同时,上海超卓存款汇入后,如未收到上述承诺的上浮部分利息相关款项,随时可将存款提出。因此,公司未质疑该笔存款业务及利率的真实性,亦未向存款行进一步核实。”超卓航科在公告中表示。

  3 月 30 日,上海超卓向招商银行南京城北支行账户存入 6000 万元。同日,上海超卓收到与存款利息相关的暂收款90 万元,但付款方并非银行,而是同波电子。然而,上述存款中的5995 万元,当天被划入保证金存款账户。10月7日,资金又被银行从保证金账户划走。

  超卓航科称,事后调查发现,10月7日,上述划入保证金账户的资金,被银行以支取定期保证金的名义,分成七笔转走,依据为资金已用作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保证金。银行承兑汇票 到期后,保证金被银行划转。

  实际上,早在存入资金前一天,上海超卓就已在招行南京城北支行开具了5995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经事后与银行确认,这笔资金确因作为银行承兑汇票的保证金存款,在承兑到期后由存款行划转。

  对于以上的操作,超卓航科表示“毫不知情”。此外,超卓航科承认,上海超卓存在公章、法人章的审批、使用、登记流程登记信息不全,银行U盾的使用和保管脱离公司人员可控范围等不规范情形,募集资金使用和管理、披露存在缺陷情形。

  擅自改变募集资金用途 超卓航科被立案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超卓航科主要从事定制化增材制造和机载设备维修业务,主要服务于军方及其下属飞机大修厂、军工集团下属单位以及民用航空运营企业等客户。2022年7月1日登陆科创板,首发价格为41.27元/股,实际募集金额8.09亿元,其中超募资金金额为5.29亿元。

  上市后,超卓航科出现营收、净利双降的情况。根据财报,2022年,超航卓科实现营业收入13970.46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08.6万元。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合计约7307万元。

  此前,超卓航科证券部门工作人员曾解释称,5995万元属于公司上市时的超募资金,对于公司现在的募投项目和公司的正常经营影响不大,但从财务报表来看,如果最终无法追回,公司则可能会出现减值。

  11月18日,超卓航科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擅自改变募集资金用途等违法违规行为,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同日,湖北证监局对超卓航科及李光平、李羿含、王诗文出具警示函,认定公司存在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违规。

  根据湖北证监局调查,2023年3月30日,超卓航科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超卓,将暂时闲置的募集资金6000万元存入招商银行南京城北支行,其中5995万元在未经股东大会决议的情况下被作为相关票据的保证金。

  2023年8月16日,超卓航科在《2023年半年度募集资金存放与实际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中,将实际存放于招商银行南京城北支行的6000万元募集资金,披露为购买了浙商银行5995万元的结构性存款,未真实反映募集资金实际使用情况。

  2023年10月7日,5995万元票据保证金被划出上海超卓账户,用于银行承兑汇票支付。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发生重大损失,直至2023年11月4日,超卓航科才发布《关于部分银行存款被划转的风险提示性公告》披露上述情况。

  综上,超卓航科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违规、信息披露不真实、信息披露不及时,上述行为违反了有关规定。

  面对监管层的“三箭齐发”压力,超卓航科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李羿含、李光平、王春晓郑重作出以下承诺:“我们将积极筹集资金先行垫付上海超卓被划走的5995万元存款,并协同超卓航科、上海超卓共同追索前述款项,积极采取各项措施全力维护超卓航科及广大投资者的利益。”

  根据超卓航科2023年三季度报,公司基本面良好,流动资产远远高于流动负债。具体来看,公司流动资产6.3亿元,其中现金类的资产3.7亿元,总负债1.57亿元。不过,报告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相比上年同期下滑81.9%,为718.8万元。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赵方园

  编辑 姜樊

  校对 贾宁

举报/反馈

]article_adlist-->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







Powered by 线上股票配资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